当前位置:主页 > 环球学者 >只有无趣的人,才把有趣当春药吧! >

只有无趣的人,才把有趣当春药吧!

时间:2020-06-23 来源:环球学者 作者: 点击量:532次

有一阵子,朋友圈都在转作家咪蒙的文章〈有趣,才是一辈子的春药〉。

咪蒙阐述了立论的前提:「对我来说,有趣才是判断万事万物的最高标準。」我举双手双脚支持。可看着看着,画风突然急转直下。

咪蒙拿自己写公众号、学插画、跳街舞当例子,证明「我做一件事,只能是因为我喜欢」。以此推出的结论是「做事,有趣比赚钱更重要」。

这里边的逻辑是不通的:有乐趣不等于有趣。对一件事情热爱,深感乐趣,只要自己认定就可以。但是否有趣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人的评价。自以为有趣,其实很无聊的人,我们见得还少吗?

真正有趣的不是例子,而是咪蒙的笔法。她透过非凡的写作技巧和情绪调动能力,把最普通的事情嵌套在预设的框架里,明示暗示地告诉你,有趣最高,有趣至上。这才是厉害的地方。

但凡少思考一点,就会对这样的论调欣然接受:因为颜值和财富是困难的,而有趣,尤其咪蒙文章里描述的「有趣」,相对容易。人性惫懒,多数时候,总是倾向于用最简单的方式,长久地驻留在自己的舒适区。

但有趣哪里是那幺简单。


我一直想做个有趣的人。

以前写文章,总是耍聪明、甩段子,甚至为此沾沾自喜。后来渐渐明白,是我混淆了好玩和有趣,误把刻薄当作了幽默。刻薄一时爽,幽默应该是有余温的。如果好玩算一种特质,有趣则是一种美德。

看是枝裕和导演的《海街日记》,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庸常琐碎,却一点都不沉闷。同父异母的四姐妹,成长于非常态的家庭,背负了各自的阴影和执念,承受着伦理困境的压力,竟然活得如此有滋有味。

尤其是坐船到波心去看烟火,从自家栽种的梅子树上摘果子酿酒,或者在门框上刻下年岁和身高,都是很动人的浪漫。鎌仓的风景那幺清新,长泽雅美和绫濑遥那幺美,饰演小妹的广濑铃也兼具英气和妩媚。明明有说不尽的苦衷,流露出的却是掩饰不住的美好。

我相信,是枝裕和是个有趣的人。因为他理解生活的真相,并且能用明媚的方式表达出来。

我喜欢王小波。看他写王二和陈清扬、李卫公和虬髯客、红拂夜奔和红线盗盒,感受到汪洋恣肆的想像。然后我猜测,平时的他是什幺样子?是皓首穷经、检索故事的种子,还是搜肠刮肚、酝酿情绪的喷涌?是一个呆滞木讷的书蠹,还是伶牙俐齿的才子?

后来读到王小波夫妇的书信集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,里边写:「静下来想你,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,以前我不知道爱情这幺美好,爱到深处这幺美好。真不想让任何人来管我们。谁也管不着,和谁都无关。告诉你,一想到你,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。」

我忽然就懂了。可能他的有趣,都是从这样的脉脉柔情里滋衍的。每一句「你好哇,李银河」所引出的,都是最平凡又最深刻的体会。因为经历人皆有之,所以平凡,因为感悟独具特色,所以深刻。

关心绘本的话,也许会知道丽池.克莱姆(Liz Climo)这个人。除了为《辛普森家庭》製作过动画,她还有一本畅销书《丽池的异想世界》(The Little World of Liz Climo)。

书里呆呆萌萌的动物,都是最日常不过的状态,可营造的笑点背后,却能看见作者的童真和巧思。克莱姆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,呈现的东西却迥然有别。她的绘画,是心灵的入口,传递着趣味,而趣味背后,很明显是温暖。


现实很容易令人苦闷。枯燥和无聊,常常让我们抱怨不止,因此,我们会试图去寻求一些转瞬即逝的刺激。比如看看段子、听听吐槽,在笑声里,烦恼就抛到九霄云外了。这无可厚非,也是很有效的解压方式。但我也在想,是不是可以更好?面对并不轻鬆的日子,我们有没有选择有趣的权利?有没有为了变得有趣而不懈努力?

肤浅的快乐容易得到,同样也容易失去。有质感的生命,应该为更深沉的会心所打动。真正的有趣,不是哗众取宠,不求短暂欢愉,而是在平淡无奇的生命中发现意想不到的温柔。

我很锺情马一浮先生的一句诗:「已识乾坤大,犹怜草木青。」我们都是普通人,用一辈子的时间,也未必能看遍浩渺天地。可一想到雨后的街道,闻到初夏扑鼻的青草香气,在某个瞬间听到击中内心的歌声,还是会觉得,生活有趣而美好。

有一次,我在上海的街头遇见一对头髮花白的老夫妻,手牵着手,还各拿一个冰淇淋,你餵我一口,我餵你一口。不管别人怎幺看,他们的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容。

当时我就在想,他们好有趣,也好温柔。等我老了,也要做这样「没羞没臊」的老人家。


这些美好的人和事催促我思考,有趣究竟是怎样一回事。

或许,有趣首先是分寸感。同样的方式,针对不同的人,会有截然相反的效果。你要开玩笑、喜欢吐槽,对什幺都不在乎或者大尺度的人,可以话糙痞气重,说不定还会赢得真性情的夸奖,可对保守谨慎的人来说,也许就是冒犯。

你要秀恩爱,如果自黑一下,可能会引来多方调戏,顺便夸一句,你真好玩。可但凡失当,难免就挨人说一句:「拿肉麻当有趣。」所以,哪怕从技巧层面来说,有趣也是一种长久的修炼。

有趣还是一种温度。很多时候,我们完全混淆了好玩和有趣。除了前面提到的是枝裕和,看山田洋次的《家人真命苦》,甚至小津安二郎的电影,也是相似的体验。杨德昌的电影很少讲怪力乱神的稀奇事,可明明是家长里短,看起来却半点不觉得疲惫。这也是温度在起作用。

有趣不只是爽快的笑声,也是沉潜的追求。肤浅的快乐容易得到,也容易失去,有质感的生命,应该为更深切的会心所打动。

最重要的是,有趣建立在独立和自由的基础上。没有智识做前提,没有反思做辅助,再多的「有趣」,到最后只会通向更大的空虚。

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要什幺,所以只能在围观别人的时刻嬉笑怒骂;因为你不知道为了什幺而生活,所以只能在茫然的时刻四处寻觅什幺好玩、什幺有趣。已经上路的人,是不必犹豫也无暇逡巡的。


《娱乐至死》(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)一书里,波兹曼(Neil Postman)讲了一段话。比起《一九八四》,更令他担心的是赫胥黎的《美丽新世界》所描绘的图景:「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,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幺笑以及为什幺不再思考。」

真正有趣的人,懂分寸、有温度,独立而自由。大概只有无趣的人,才把有趣当春药吧!一辈子靠春药,还不明就里地猛吃,就不怕马上风吗?

相关书摘 ►人的成熟,从忘记公平开始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成大事者,都敢对自己下狠手》,远流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傅踢踢

人生或许是一场打怪的迴旋,过了最初的关卡,在更高的层面上,
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,其实是自己。
所有弱者的通病,是喜欢为自己找理由,继续放任自己、不敢逼自己太甚。
然而不肯努力,才是看轻活着的意义。

想要放下弱者的称号,就别对自己好!
不妨迎上刀锋险境,狠狠地,让自己成就自己!

知名自媒体畅销作家傅踢踢,以犀利好文吸引十亿读者眼球。面对人生各阶段的内在诘问,他的文字让人不自觉对号入座,找寻自己需要的解题方案或慰藉出口。

金句式的心灵小语暖心励志;直面人生的方法提点实用又够力,无论是想找寻心灵鸡汤或内在乾货,本书都可以符应你的需求,让你在普遍厌世中仍能不断成长茁壮。

只有无趣的人,才把有趣当春药吧!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