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事观点 >低收入群偿债能力减 威胁经济与银行业 >

低收入群偿债能力减 威胁经济与银行业

时间:2020-06-17 来源:大事观点 作者: 点击量:925次

低收入群偿债能力减 威胁经济与银行业 AKPK的债务管理计划中,有57.3%的参与者是来自B40的低收入族群。

分析员认为,在高企的家庭债务中,低收入族群难以偿债,还有无资产抵押的信用卡和个人贷款,是重击银行体系和我国经济的重大隐忧。

达证券分析员在报告中点出,我国家债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去年占84.3%,已经从2015年的89.1%高点有所下降,但在亚洲还是数一数二地高。


虽然家债的资产负债表强稳,看似不足为惧,月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低收入族群所占比例也相对较小,且逐年降低,但越来越多数据显示,这族群的偿债能力恐有风险。

根据国家银行的2016年金融稳定报告,低收入族群的负债率从2015年的7.7倍,进一步提高至8.1倍。相较之下,高收入家庭的负债率平均仅有3至4倍。

同时,在信贷咨询与债务管理机构(AKPK)推出的债务管理计划中,有57.3%的参与者是来自B40的低收入族群,而32%是来自中等收入的M40族群。

自2006年来,AKPK已经为68万3169个案提供咨询,但当中仅有30.9%加入债务管理计划,分析员认为,这代表潜在还有许多人会加入这计划。

这是因为,我国的失业率去年处于3.4%的高水平,根据大马雇员联合会,今年可能有近5万位员工遭裁退。同时,私人界的薪资在去年末季放缓至6.3%,特别是服务和制造领域。


低收入群偿债能力减 威胁经济与银行业

降低消费打压经济

再者,根据报穷局的数据,在2013年至去年12月,共有共有10万610人宣告破产,而且当中有34%的人年龄介于35至44岁。

“政府推介各种打房措施限制房贷,但我们认为也有必要祭出更严谨的措施,来限制没有资产抵押的信用卡和个人贷款。债务升高是因为这些便利鼓励了冲动的购买行为,网络购物更是加剧了这趋势。”

分析员也引用国际货币基金本周推出的大马评估报告点出,债务积压的情况导致欠债人为了还债,而降低消费,甚至破产。

这特别是在升息的环境,更是打压经济需求。

当欠债人违约或甚至破产,缺乏可以偿债的资产和收入时,也会掀起“次轮效应”,导致资产价格直跌。

“最重要的是教育和鼓励消费者,更好地管理他们的财务,为未来计划和管理财务风险。特别是在当前不明确的经济环境中。事实上,我国的存款率仍相对较低,仅占可支配收入的1.6%。”

低收入群偿债能力减 威胁经济与银行业

家债资产负债表仍强稳

无论如何,分析员也强调,我国整体家债的资产负债表,依旧强稳。

“我们相信,强稳的政府和金融机构、条规和良好的政策,能抵消风险。再者,我们的债务大部分属于升值资产。”

低收入群偿债能力减 威胁经济与银行业

64%为财富积累

从我国的家债分布来看,有64%的债务是来自购买产业和原则担保投资,被视为是“财富积累”的形式。这包括住宅、非住宅和购买证券的债务。

其余36%是来自非升值资产,如分期付款、个人融资和信用卡。

从全球金融风暴时期,总家债资产对债务比例已经增加两倍以上,而总流动资产对着还无比例则介于1.4至1.6倍。

截至去年底,总家债资产和流动金融资产都分别处于2.1和1.5倍的高位。

越高的流动金融资产对债务比例,显示家庭拥有足够的资产来偿还债务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